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武侠仙侠 魔葫

第九百六十七章 混沌魔葫 (大结局)

魔葫 宝石猫 9022 2020-04-15 10:20

  第九百六十七章混沌魔葫(大结局

  混元钟震颤,天地豁然变sè,已经将周天星斗大阵打破的太上道人等人,此时一个个神sè之中充满了凝重之sè。

  一丈方圆大小的混元钟在虚空之中不断地闪动,钟身颤抖之间,滚滚的黄气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翻腾,将易楚四周全部笼罩在了黄气之中。

  “混元钟已经被他祭炼了。”充满了不甘的声音,从通天教主的口中吐出,手中青萍剑闪动,满脸都是yin冷的杀机。

  对于混元钟,不但通天教主,其他人也都充满了向往,此时这混元钟落入易楚的手中,让他们一个个心中都充满了不甘。

  虽然在混元钟返本还源之时,他们就知道这混元钟有很大的可能要被易楚所祭炼,但是他们依旧出手攻击,为的就是想要趁混元钟没有被祭炼之际,将这混元钟夺到自己的手中。

  可是现在,混元钟笼罩在易楚的身躯之上,这就不得不让他们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这混元钟,此时已经被易楚祭炼完毕。

  圣人和圣人之间的争斗,一般都不会死人,多也就是丢一些面皮而已。而现在易楚有混元钟就算是六个圣人联手,也从他的手中夺不走这混元钟。

  后土站在混元钟之下,看着这些踌躇的圣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她不能掌控混元钟,但是她的心中却是很清楚,从现在起,他们两人算是安全了。

  “各位道友,混元钟有德者得之,现在这混元钟既然已经落入了我之手,我看这件事情,咱们还是算了吧。”易楚笑yinyin的朝着四周看了两眼,就朝着太上道人等人沉声的说道。

  虽然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让太上道人等人觉得有点丢面,但是他们心中也明白,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

  诸位圣人也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知道想要再夺混元钟已经是不可能的他们,就准备和易楚了解恩怨,就此罢休,可是就在他们准备开口之际,那太上道人的神sè陡然一动。

  “哈哈哈,诸位道兄,这易楚两人联手虽然可敌圣人,但是只要我等联手将他们之间的联系轰开,他们两人就是咱们掌中之物。”太上道人说话之间,太极图化做一道长虹,朝着易楚的头顶镇压而去。

  这太极图同样是先天三大至宝之一,论起品级,丝毫不比混元钟差,何况论起修为来,太上道人作为圣人之中无可厚非的第一人,可不是易楚这种两人联手可以达到圣级的半吊圣人可比。

  本来就对易楚没有什么好感的元始天尊,在听到太上道人的大喝之时,就已经动了心,此时看到太上道人动手,早就和太上道人关系密切的她,此时那里还迟疑,手中盘古幡摇动之间,滚滚的剑气,就犹如一道道长虹,朝着后土轰击了过去。

  后土和易楚两人联手虽然有圣人的修为,但是这圣人的修为,也只是相当于一个圣人的修为,此时元始天尊朝着后土攻击,那后土如何抵挡得了。不过幸好易楚和后土两人手指相连,就犹如一人一般,攻击向后土的一道道混沌剑气还没有轰击到后土的身躯之上,就被混元钟之中分散而出的黄气挡住。

  虽然已经将混元钟完全炼化,但是以一人之力对抗两个人,易楚早就赶到有点吃力。何况她虽然有混元钟但是元始天尊和太上道人两人的手中的法宝却比他的之强不弱。

  如果他自己已经成圣,自然可以无限坚持下去,太上道人和元始天尊两人联手之间虽然能够将他压制,但是却也不能奈何与他。可是现在她和后土两人的联合,却是有着一丝的痕迹。

  给我一点时间,只要让我将东皇太一灌入体内的真力全部吸收,就可以以力证道,到那时所有的攻击都不是问题。

  心中念头闪动的易楚,一边拼命催动混元钟和两人纠缠,一边的吸收着那涌入体内的jin气,好达到瞬间以力证道的地步。

  易楚的修为,在疯狂的增长,但是就在此时,稍微沉yin了一下的通天教主等四人,几乎瞬间功夫,也开始朝着后土攻击而来。

  六大圣人联手的攻击,就好似天地崩碎一般,开始的时候,后土还能够在易楚的保护之下不受什么伤害,但是随着六大圣人的攻击越加的凌厉,后土的境地变得越加的艰难。

  “死”

  一声沉喝,从通天教主的口中喝出,伴随着这声音,一道法印狠狠地印在了后土的身前,虽然有混元钟的黄光守护,但是身体摇曳之间的后土,还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后土的吐血,让她本来冷厉的神sè看上去加的惹人怜爱,但是作为和她联手而圣的易楚,却感到自己的法力一阵的摇曳。

  法力摇动,这摇动刚刚出现,易楚就感到自己四周的法力陡然增加了十倍,那混元钟虽然不断地转动,声声钟鸣是震颤虚空,但是那冲天的威势,却是被压的只有百丈多高。

  后土的受伤,自然是瞒不住这些圣人,知道后土已经岌岌可危的圣人们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几乎就在后土吐血的瞬间,其他的圣人,都同时朝着后土攻击而去。

  准提道人拳头轰击之下,滚滚的饿金光照耀天地,而她身后的接引道人张嘴吐动之间,一朵朵莲花受束如锤,不断的朝着后土的身躯敲击而去。

  一滴滴的鲜血,从后土的口中不断地传出,每一滴鲜血,都让后土的脸sè憔悴三分,此时的后土,已经渐渐变成了强弩之末。

  易楚看着吐血的后土,心中越加的冰冷,他体内那疯狂冲撞的jin气,被他用**力纳入了身躯之中,并不断地转化入他的身躯之内。不过就是这样,易楚的处境也变得加的艰难。

  “孽障,你重生不易,还不给我点退下。”冷厉的喝声之中,太上道人手法诀掐动,金刚琢再次从他的手中飞起,瞬间胀大的金刚琢,就好似一个磨盘一般,朝着后土狠狠地砸了过去。

  后土此时要退,当然能够退,因为太上道人根本就不是针对的她。所以在攻击之时,是没有将他后退的道路封端,一但她松开和易楚相互拉着的手,这疯狂的攻击,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而只要他一推开,没有了圣人力量支持的易楚,就会灰飞烟灭。虽然有混元钟护体,但是六个圣人的联手攻击,却不是易楚自己可以低档的。

  易楚的双眸,有点紧张的盯着后土,他当然不能将自己的命运j给后土,但是此时她确实什么也作出不来。

  “轰“

  金刚琢再和混元钟碰撞的瞬间,就倒飞了出去,但是一股浩dn的碰撞之力,却是朝着四面八方分散了开来。在这碰撞之力下,无尽的虚空,在碰撞之中裂开了一条条的裂纹。

  “扑”

  又是一口鲜血,从后土的口中吐出,后土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染红,但是在吐了一口血之后,后土却再次挺直了身躯,就好似一个受了伤得野兽,她的双眸之中充满了狂野。

  “你不用担心我会松手,那样我们两个都会死。”淡淡的声音,从后土的口中吐出,伴随着这声音,后土双手催动,一股股力量,再次和易楚的身躯融合在了一起。

  听着后土的话语,易楚的心中陡然一松,后土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而越是这样,对他来说也越是有利。

  太上道人看着依旧缓缓站立的后土,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的讥讽之意。他冷笑一声道:“既然是找死,那我等也不用再客气了,一起出手吧。”

  六个圣人都有此意,所以在太上道人话语出口的刹那,他们几乎同时挥动自己的手掌,六道颜sè各异的神光,同时轰击在了易楚身外的护罩之上。

  后土的身躯,就好似风中的狂叶,在虚空之中不断地摇曳,一口口的鲜血,是随着这一掌的轰出,从他的口中不断地吐出,他的手掌,依旧紧紧的拉着易楚的手,但是可惜的是,她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

  虽然十二根先天浊气依旧汇集,但是此时不论是易楚还是后土两人都收了不轻的伤,圣人级别的力量,是已经消耗了大半。

  光芒越加微弱的混元钟,好似已经说明了一切,好似恨不得要瞬间将易楚斩杀的太上道人,再次拍动头顶,将那一直都没有怎么出售的饿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重祭起,朝着易楚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

  三大灵宝虽强,但是面对三件也不次于它的法宝,也只有吃亏的份,何况御使法宝之力,也有强有弱。

  “时间已到,你们上路吧。”太上道人说话之间,手中的扁拐陡然挥动,朝着易楚和后土的头顶砸落下了下去。

  混元钟的威势已经被压制,在这扁拐下落的刹那,易楚向虚空之中扔出了十数件法宝,但是当这些法宝刚刚展现出威力,就被那犹如乌云一般的扁拐给击打成了粉碎。

  扁拐如闪下落的刹那,就已经破开了混元钟的守护,朝着易楚的头顶砸了下去。

  虽然依旧有着一点圣人之力,但是面对这气势冲天的扁拐,易楚心中清楚自己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虽然他的体内依旧存着的黄sèjin气,依旧在他的体内不断地循环。

  这一次看来可能在劫难逃了,易楚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头顶的生死宝镜陡然升起,既然是难以逃脱,那就拼上一拼。

  就在易楚头顶的宝镜朝着那扁拐迎上去的瞬间,他陡然感到身体之中所有的jin气,刹那间汇集成了一条直线,就是那些没有被他炼化的jin气,也朝着那条直线汇集而去。

  直线直冲而起,刹那间易楚就感到自己的身躯好似要爆炸了一般。而就在这种感觉在心头升起的瞬间,一股股磅礴之际的力量,陡然充斥在了他的心头之上。

  “破”

  易楚的拳头,不知道如何的握起,不知道如何的挥出,但是就在他的拳头挥出的瞬间,那疯狂汇集的直线随着挥出的拳头,疯狂的打出。

  “碰”

  拳头击打在扁拐之上,刹那间,所有的一切都凝结在了那里,各大圣人和后土看着那再半空之中僵持的变乖和拳头,一个个的脸都露出了凝重之意。

  虽然按照实力来说,易楚根本就不是太上道人的对手,而这一扁拐,能够将没有圣人力量支持的易楚击打成为碎粉。但是所有人的心中,却又都觉得事情好似不是这样。

  他们的眼眸,并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不同,但是他们的心思,却让他们感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他们没有感觉到的东西。

  “轰”

  太上道人那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的扁拐,陡然在虚空之中破碎了开来,淡然而立的易楚身后,却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这身影高有千万丈,站立之间,天地为之变sè。

  这身影出现的,消失的也,不过随着这身影的消失,一道道星图,就开始在易楚的身后闪烁。

  此时易楚的气息已经完全变了,本来犹入大海一般了无边际的他,此时却好似一片的虚空,让人感应不到,抓不到。

  “以力证道,这是以力证道。”扁拐的毁坏,并没有引起太上圣人的太大注意,他紧紧地盯着易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但是在这写证道法én之中,以力证道无疑是为艰难的。所以很多人宁愿修炼三尸,也不愿意以力证道。

  而现在,易楚竟然在生死关头以力证道。

  这简直就好似一个大大的玩笑,出现在了太上圣人的心头。

  就在他心中念头闪动之际,易楚已经淡淡的说道:“就是以力证道,还请师兄指教。”王易楚说话之间,那本来被压制的混元钟陡然出了万道光芒,滚滚的皇气闪动之间,是直冲霄汉。

  “轰,轰,轰”

  疯狂的黄气闪动,刹那间就和那盘古幡和太极图碰撞了十数次,虽然没有将两件法宝bi走,却也让两件法宝暂时落了下风。

  太上道人看着眼前稳如泰山一般的易楚,心中一阵的苦涩,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后的机会,而这等机会只要一失去,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太上圣人准备开口之际,无尽的天空陡然传来了一股淡淡的压力,就再一次吃惊之际那滚滚的压力陡然增大了数倍。

  ‘天罚,竟然是天罚。“看着那在虚空之中慢慢汇集的光芒,不知道谁先大喝了一声。

  黑白两sè的yin阳鱼,陡然shè出了两道寒光,这两道光芒刹那间穿透了混元钟的守护,朝着易楚的身躯轰击而来。

  在这诡异的光芒之下,刚刚以力证道的易楚长叹了一声,随着他以力证道,一些以往不知道的东西,此时他都已经想的清清楚楚。

  这一次出手的竟然是鸿钧,他竟然不想让我以力证道。心中念头闪动的易楚虽然依旧会选择反抗,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越是成为圣人,越是明白鸿钧的可怕。

  自己没有反抗之力,竟然没有反抗之力。

  两道光芒,就要落在易楚的身躯之上,而随着这两道光芒的落下,刚刚以力证道的易楚,就要灰飞烟灭。

  就在易楚的心头越加的黯然之时,一个黑sè的葫芦,陡然从易楚的身体之中飞出,这黑sè的葫芦闪动之间,那两道光芒就被黑sè的葫芦给收进了葫芦之中。

  本来都等着看易楚死亡的众圣人,此时一个个大吞了一口的口水,那从虚空之中将下的时什么东西,他们心中清清楚楚。面对着裁决之光,就是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而现在,这两道光芒竟然被收走了。

  这时什么葫芦,莫不是要比自己等人看家的法宝还要厉害么?心中念头闪动的众圣,一个个心中满是思索。

  “混沌魔葫,是混沌魔葫。”淡淡的声音,在虚空之中想起,这声音无喜无乐,没有丝毫的感情。

  易楚刚刚将心思放在那混沌魔葫之上,所有的一切刹那间充斥在了他的心头,那本来在他身体之中若隐若现的盘古身躯,陡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错,正是我”,一个年轻nv的身影,陡然从黑sè的葫芦之中飞驰而出,她朝着那鸿钧所化的yin阳鱼看了一眼,然后气鼓鼓的说道:“鸿钧老儿,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如果在敢对我夫君动手,就不要怪我和你做上一场。”

  清越的声音,让四周一阵的感慨,他们虽然是圣人之躯,但是威胁鸿钧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不知道她和你有关系,再说你既然选择了他,以后他不要欺负我就行了……”带着一丝苦涩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再次响起,伴随着这声音,yin阳鱼慢慢的消失不见。

  随着各大圣人的离去,一切都变得烟消云散起来,易楚看着那站着黑sè葫芦旁边白衣nv,心中不由得对就想到了自己刚刚在黑sè葫芦之中看到这nv的情形……

  …………………………

  无尽的虚空之间,一个巨大的葫芦架笼罩虚空,葫芦架之上,一个个颜sè各异的葫芦散着各种的光芒。

  “爹爹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红衣童很是舒适的躺在一个小椅上,大声的说道。

  “还能干什么,还不是去看咱们那些姨娘。”白衣童不懈的撇撇嘴,然后朝着那巨大的葫芦架看了一眼沉声的道:“小紫,你说咱们这些兄弟之中,下一个出来的会是谁啊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