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历史军事 考研在秦时

第三百三十六章 田光出手

考研在秦时 沫滓 4276 2021-08-09 21:34

  风胡子从徐夫人手中接过龙渊剑,也好生仔细地琢磨了一遍后说,“咳咳,就如两位铸剑大家所言,这把剑的铸造技艺与年份,确实跟龙渊相差无几。再加上独鹿这样的文刻,当属伍子胥那个年代,结合起来看,应当就是龙渊剑无疑。

  至于为何跟记载中的龙渊剑完全不同,这,这大概是神剑择主吧。就好比太阿剑只有在心怀威严、正大光明之人手中才能展现神威,龙渊剑应当还没有遇上相应之人,所以神物自晦。”

  听了他的话,这场由神剑饮血的造谣引发的纷乱,似乎得到了一个解释。

  “有道理,剑魔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龙渊。”

  “不错,风胡子前辈说得对。”

  “所以龙渊剑饮血提升功力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怎么可能有这种玄幻的东西!”

  陆言站起身,招招手说:“好了,事情已经弄明白了。风胡子老头,把剑还我,五日之后的相剑大会,我还要用他扬名天下呢。”

  风胡子握着剑的手攥紧了一圈,咬了咬牙,大义凛然地说:“虽然这把龙渊剑不能饮血提升功力,但是你屠杀三个村庄、残害江湖同袍的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你今日休想就这么简单地离开。”

  陆言暗道一声“果然”,眼睛略微眯起,“我说的很清楚了,三个村庄的事情跟我无关,至于那些江湖人,他们要杀我却死在我手上,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想要证明你的清白,等老夫协同左氏一族详查之后,定会给你、给三个村庄枉死的百姓一个公正的结果。在此之前,你可以放心地住在我铸剑山庄。”

  “老头,也就是说,你要软禁我?”

  风胡子将龙渊剑别在身后,大手一挥,“哼,为了荆楚江湖的安危,你这样的危险分子,必须控制起来。田先生,动手。”

  之前那个默默的中年人,也就是田先生,从人群中倏忽冲出来,踩着玄妙的步伐,眨眼就到了陆言身前。

  “怎么可能?!我农家步法!”

  陈胜、田虎和司徒万里纷纷震惊地脱口而出。

  “难道……这个田先生,居然是失踪的侠魁?!”

  “他居然就是农家前任侠魁田光,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成境巅峰高手。陈堂主,你之前不会是连自家侠魁都没认出来吧。”越苍虽然五六招败北于陆言,但没有什么气馁,还有心思说笑。

  陈胜的巨阙插入石砖中,双手抱胸,“你最好闭上这张讨人厌的嘴。”

  越苍赶紧双手把嘴捂住,还挑了挑眉。

  “是农家前任侠魁田光!有他出手,剑魔必败无疑。”

  “是吧,不愧是风胡子前辈,居然能请动田光出手。”

  “太好了,这下要这个剑魔好看!”

  陆言倒是一直有防备六指黑侠,没想到居然还冒出来一个田光,他不由地先瞥向了墨家方向,如果墨家真心要抓自己,那么今天少不得要动用真手段了。

  燕墨六指黑侠、楚墨徐夫人,两位领头者都没有想要插手的意思,这让陆言稍微松了口气。

  田光见到自己已经出手逼近,对方竟然还敢分心,当即大喝一声,“狂妄。”

  右手长剑在先,左手成爪积蓄内力,陆言毫不退让,长剑迎出。

  两人的剑相撞在空中,霹雳火光僵持期间,田光一掌打出,无形气劲如针似剑;陆言则是空手挥出数道冰剑,与掌劲相抵,各自消弭于无形。

  田光感受到对手深厚的内功竟然与自己不相上下,粗浓的眉毛扭动了两下,“你究竟是何人?看你年纪当于我一般大,居然在江湖上毫无痕迹,难道你的前三十多年都不曾出世吗?”

  ?

  谁跟你一样老?

  陆言长剑一震,两人从空中分开,接着两道寒冰十字斩击就冲着下方飞去,“这个江湖太过危险,我武功练到大成才敢出山行走,怎么,你有意见呐?”

  田光显然不会信这鬼话,升腾的剑势震散两道斩击,以剑相指,“莫名其妙,闪烁其词。让我先拿下你,看你还有没有这么放肆!”

  两人众目睽睽之下渐渐放开手脚,碎石乱飞、冰晶四溅,战场不断地扩大,一众江湖人是退了又退。

  徐夫子此时铸剑术已经大成,可惜剑术似乎已经难有进步,见到两位剑客高手交战不由地惊叹道:“剑魔居然能跟大成境巅峰的田光打成这样,这江湖还真是卧虎藏龙。”

  徐夫人正捋着胡子眯着眼睛观战,“仔细来看,田光还是占着上风的,但是想要战胜腾空,短时间内绝无可能。”

  一直闭目眼神不参与这些事情的六指黑侠突然也插起话来,“一个人可以演戏说谎,但是武功很难骗人,更何况还是与田光交战的过程中。

  腾空说他是武功大成才出山行走江湖,似乎有一定说服力。他修炼的功法绝对是顶尖的正派武功,江湖上若有这么一家一派,不会没有半点传闻。”

  风胡子一听有点心慌,故作正义地不满道:“黑侠,这腾空是否就是屠杀三个村庄的凶手还未断定,怎么能就认他正派?”

  六指黑侠只是摇了摇头,“我这只是单从武功来看,其人心性确实未可知。”

  风胡子趁机对着两个大高手请求道:“黑侠、徐家主,没想到田先生也拿不下这个腾空,还请二位出手将其擒下,待到这件事水落石出之后再行处置。倘若他并未犯此罪行,我定郑重请罪;倘若他真是凶手,此时不擒,只怕坐失良机啊。”

  六指黑侠和徐夫人对视两眼,最后还是六指黑侠站了出来。

  “也罢,这么处置确实是当下最合适的办法了。”他扔下了头戴的斗笠,斗篷一甩,墨色内力浸染全身。

  具霜一见六指黑侠这个大成境巅峰也要参战,当然是站不住了,拔剑出鞘,一声娇吒:“六指黑侠,休想以多欺少!”

  这边墨色与紫云又战成一团,那边田光和陆言已经打得昏天黑地,双方交战多时,各自的武功路数了解得差不多,手段越来越倾向于杀招、绝招。

  “听说农家有四招剑意,春生、夏荣、秋枯、冬灭,作为农家的前任侠魁,怎么不见你使出来啊?”

  陆言已经用出了冰魄剑法的大招,“冰天雪地”之下剑意侵魂蚀骨,凛冽的寒风配合剑势,刮得田光的身影摇摇欲坠。

  田光在冰天雪地中长剑竖起,粗布袍的边缘开始有点点火星,在这严寒之下竟然越来越盛。

  “如你所愿,四季剑法——夏荣剑意。”

  雪风中一股灼热缓缓升起,撑开了半边天空,与陆言的冰天雪地相持不下。

  “怎么回事?好冷!好热!”

  “退,退退远点,大成境高手的交战居然这么恐怖。”

  “这就是江湖大侠的实力吗,未免太恐怖了。”

  山庄自大门向内,已经有大片大片的土地被夷平,各路江湖人在战斗的余波中努力捡起自己被震碎的三观。

  “计划很顺利,田光和六指,哼哼,这二人出手,陆言别想全身而退。”

  “不错,那个女人已经把陆言的退路传过来了,明年的今天就是陆言的忌日。”

  “组织内高居第一的目标,就要被你我拿下了,薛棠。呵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