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科幻末日 我真不想当精神病院院长

第八十章 这根看起来好丑

  窦小豆被手铐铐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两名警察手里的枪口顶着他的后脑勺。

  此时正一脸生无可恋的扼腕叹息。

  大意了啊!

  电影里说的没错,漂亮的女人都不可信啊。

  刚刚撤离的时候他好心好意的给不熟悉路的薛曼柠带路,结果一出了大门就被送了一副银手镯。

  猛男叹气.jpg

  薛曼柠站在警戒线外仰头看着延庆大厦的第三十层。

  两只小手紧张的拧在了一起。

  杨医生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有老板娘在他肯定没事的。

  虽然老板娘人挺不靠谱的,但是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应该......不会乱来吧。

  薛曼柠有些担忧的想着。

  这时候眼前突然一花,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面前,不是老板娘还能是谁?

  薛曼柠瞪大了眼睛:“老板娘你怎么下来了,就解决了?杨医生呢?”

  她频频往老板娘身边看去,但是并没有看到那道穿白大褂的人影。

  “老板娘你不会把杨医生丢在楼上了吧,这太危险了!”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你就省省心吧,杨锦还用不着你操心。”

  危险?

  到底是谁危险还说不定呢。

  薛曼柠美眸含煞,心头火起,正准备撩起袖子开干。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从头顶爆发开来,在场所有人再次感觉到了地面的微微颤动。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延庆大厦的第二十六楼。

  玻璃墙的框架变形,玻璃碎屑纷飞,土石飞溅,尘埃四起。

  隐隐还能听到重物砸穿了数层地板摔落的声音以及不知名怪物愤怒而惊恐的嘶吼。

  场面一度有些寂静,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经历了短暂的平静之后,延庆大厦的第二十层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随后东部外墙猛地向外凸起,钢筋混泥土都变形了。

  无数碎砖,水泥块从高空坠落。

  吓得地面的人员再次往后撤离。

  而这一次第二十层的动静还没有结束。

  又是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响起,这一次是南边的玻璃墙被打爆了。

  肉山一般的巨大触手怪撞破了玻璃墙,大半个身子都露到了延庆大厦外部。

  一条条十几米长的恐怖触手如同女人的头发一样无力的自然垂落下来,将半面墙都给覆盖了。

  看到这样的恐怖怪物,地面的人群彻底躁动起来。

  虽然大部分群众早就被请走了,但是这世界上永远不缺乏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吃瓜群众。

  此时看到那一条条恐怖的触手一个个都吓傻了。

  惊叫着四散奔逃,给负责警戒的警视厅同志造成了不小的干扰。

  “呱唧。”

  一条条无力垂落的触手勉强蠕动着,竟然从一堆触手当中钻出来一个丑陋的头颅。

  那个头颅看着地面上的秩序司专员,一双小眼睛里迸发出了希望的光芒,他努力张大了嘴巴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救......命......”

  活都还没说完,一股大力猛然袭来,像是拖一个破麻袋一般,倒拖着将那触手怪重新拉进了楼层当中去。

  触手怪拼命挣扎,不顾一切的用一条条触手吸附纠缠在一切可以碰到的地方,那张丑陋的头颅露出了绝望而恐惧的表情。

  “救......救我,我......认罪......”

  墙壁外墙上的水泥被触手扯离,金属支架扭曲变形断裂,电线噼里啪啦火花带闪电。

  触手怪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地面上的围观群众眼睁睁的看着触手怪重新被拖进楼层当中消失不见了。

  再又传来两声沉闷的击打声以及几声痛苦的呜咽之后。

  一切都陷入了寂静。

  只有那已经破败的外墙证明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薛曼柠和老板娘两个人面面相觑,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老板娘幽幽叹了口气:“你确定某人还需要担心?”

  薛曼柠:“......”

  窦小豆张大了嘴巴,呆若木鸡,本就不大聪明的大脑直接死机。

  杨锦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露出了略带着一丝疲惫的笑容。

  这位病人可真是太能折腾了,生平仅见。

  还好他技高一筹,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但好在还是成功让病人冷静下来。

  杨锦看向角落里瑟缩成一团,把所有触手都缩起来的触手怪,脸上的笑容欣慰而喜悦。

  “你......到底......是什么人。”

  触手怪已经是有进的气没出的气,连说话都有些艰难了,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杨锦,脸上的恐惧之色更甚了。

  从注射下那药剂开始,他就已经猜到了开头,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结局......居然如此悲伤。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可以叫我杨医生。”杨锦面带微笑的从衣兜里掏出来一把柳叶刀。

  “你现在的病情比较严重,不过你不要怕,我的医术很好,只需要帮你做个小手术就能帮你根治顽疾。”

  看着那泛着银光的刀锋,触手怪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一身的触手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拼命的收缩,转瞬间就从十几米长变得不到一米,死死的缠绕在自己的身躯上,一点都不露出来。

  杨锦眉毛一掀。

  这个病人还是相当不配合啊。

  看来不得不采取一些极端的措施了,虽然手段有些残忍,不够人道主义。

  可是都是为了病人好嘛,只要能把病治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你不要过来啊!”

  触手怪瑟缩在墙角里已经退无可退了,看着步步紧逼的杨锦简直比看到世上最恐怖的事物还要恐惧。

  “放心,你忍一忍就过去了。”

  杨锦按住了触手怪的脖子不让他动弹,看着密密麻麻的触手犯了难。

  “这么多,该从哪里下手呢。”

  杨锦一副摇头叹息的样子,可是雀跃的眉毛却早已暴露了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终于可以做手术了!

  “求求你,放过我,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我还有一个小金库。”王延丑陋的脸摩擦着地板,声音带着哀求。

  杨锦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说什么胡话,我可是正经医生,绝不会收病人的红包。”

  顿了顿,稍微有些犹豫的补充了一句。

  “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你病愈后可以给我。”

  “行啦,别说话了,开始手术了。”

  “求求你了,我.....”

  杨锦直接一巴掌拍他脑门上直接把他拍懵逼了。

  见病人终于老实了,杨锦彻底放心了,他也不想走到那极端的一步啊。

  杨锦手拿着柳叶刀不停比划着。

  “嘶,这根扭的最积极,先从它下手。”

  手起刀落。

  “哇,这根看起来好丑,就它了!”

  手起刀落。

  “咦怎么还有这么短的,小蚕豆似的,还软趴趴的,反正也没有存在的意义,还是割了吧。”

  手起......

  杨锦的随缘刀法无迹可寻,手速快的惊人,所以有时候割掉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是再说难免的......

  其间触手怪虽然惨叫声连连,却并未对杨锦造成什么困扰。

  就是地面上诸人听着楼上传来的凄惨至极的惨叫声一个个忍不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要知道这惨叫声可是从20楼传下来的,这到底是怎样丧心病狂的折磨才能让触手怪惨叫成这样。

  如果不是被老板娘拦住了,他们肯定要上去解救受害者了。

  一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后,惨叫声减弱至最后彻底消失。

  等了半天还不见人下来,老板娘等不及了,悄悄地溜了上去。

  结果就看到一地干枯干瘪如同枯树枝的触手,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特征。

  还有一具用绷带缠的结结实实的木乃伊,也不知是死是活。

  杨锦正站在一侧擦拭着柳叶刀,神色有些疲态,但是双眼明亮炯炯有神。

  看到老板娘上来了,杨锦收起了柳叶刀面带笑容道。

  “幸不辱命,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后顾之忧。”

  老板娘看了眼地上只能勉强看出是个人形的木乃伊。

  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