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女生 幻想言情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第1359章 赤手空拳

  主卧,墨五敲门,把DV机送上来。

  其实,他本来不想把这个东西送来的,毕竟,白锦瑟和墨肆年今晚针锋相对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心里盼着白锦瑟和墨肆年好,隐隐有些担忧,不希望墨肆年看到这里面的东西,他虽然没看这里面是什么,但他总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可能会让墨肆年和白锦瑟的关系,重新上升到一个冰点。

  可是,他也不敢在墨肆年眼皮底下动手脚,私自弄坏这个东西。

  他把DV机递到墨肆年手里的时候,手不由得抖了一下!

  墨肆年神色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出去!”

  墨五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墨肆年目光阴翳的看着手里的DV,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垂着眸子沉默了半天,才拿起DV机,看里面究竟录了什么东西!

  一开始,出现在画面中的是脚裸上锁着玫瑰金链子的白锦瑟。

  当墨肆年看到谭逸飞向着白锦瑟走过去的时候,他握着DV的手,倏然变紧。

  接下来,他看到了白锦瑟的反抗,他目光凌厉的犹如刀刃,恨不得进入DV机中,回到今天下午,当场弄死谭逸飞!

  可是,墨肆年怎么都没想到,接下来的场面,比刚才还让他愤怒!

  他看着DV机,眼睁睁的看着谭逸飞拿着麻醉枪,对准白锦瑟,他看着白锦瑟一点点失去力气,任由谭逸飞欺负!

  就算是看到最后,谭逸飞住手了……可是,想到谭逸飞任意欺凌白锦瑟的画面,墨肆年还是愤怒到了极点!

  他一把将DV机摔到墙上,发狂一般的赤手空拳,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碎了!

  他就不该听白锦瑟的,放过谭逸飞这个畜生,这个杂碎!

  房间里一片狼藉,可是,墨肆年心里的怒火不降反增!

  他赤红着眼,一把拉开主卧门。

  然后,他一眼就看见白锦瑟站在对面的客房,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

  墨肆年胸口起伏不定,整个人愤怒到了极致。

  他沉沉的看了一眼白锦瑟,直接就往外走。

  白锦瑟直接扑上来,从身后抱住了他,声音难过的哀求着他:“墨肆年,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墨肆年声音冰冷的令人窒息:“松开!”

  白锦瑟却更加用力了,她根本不敢松开墨肆年,现在的墨肆年,犹如一头发疯的野兽,如果她真的松手了,墨肆年怕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墨肆年死死地压抑着自己满胸腔冲撞的愤怒:“白锦瑟,我说!松手!”

  白锦瑟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墨肆年,你答应我,要饶他一命的!”

  墨肆年瞬间捏住了白锦瑟抱着自己的手,力气大的像是要捏碎白锦瑟的手腕一般,他用力的掰开白锦瑟的手指,转身,眼睛猩红,愤怒的看着白锦瑟:“白锦瑟,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让我放过一个畜生,凭什么?啊!”

  墨肆年胸口起伏的厉害,他眼睛猩红一片,像是要杀人一般:“我今天一定要宰了谭逸飞这个畜生!”

  白锦瑟一只手被捏的生疼,她还是用另一只手抓着墨肆年的胳膊,生怕她甩开自己就冲去医院。

  看着墨肆年愤怒到极致的模样,白锦瑟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墨肆年,就当我求你!好不好?”

  墨肆年赤红着眼,脸靠近白锦瑟,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语气可笑又悲哀:“求我放过欺负你的人,白锦瑟,你可真行!”

  白锦瑟难过到了极点:“墨肆年,你冷静点,谭逸飞的确做错事情了,但是,他罪不至死啊!他还为了救我从那里掉下去,我真的不能再给他补一刀,你就当是为了我,好吗?”

  墨肆年深深地凝视着白锦瑟,突然就松开手,他伸手捂住了眼睛,声音冷漠到了极致:“白锦瑟……我从来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你为了伤害你的人求我,我会这么痛恨你,痛恨我自己!”

  墨肆年的话让白锦瑟的心揪成了一团,她难过的闭着眼睛,眼泪顺着下巴,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就在这时,秦思弦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他小心翼翼的站在房门口,声音充满了担忧:“爹地,妈咪,你们在干什么?”

  白锦瑟手忙脚乱的擦了擦眼泪,她背对着秦思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哭腔:“没事……爹地妈咪在谈事情呢,你赶紧回去睡觉!”

  秦思弦听到白锦瑟的声音,语气更加担心了:“妈咪……你没事吧?”

  白锦瑟虽然努力控制了,可是,她的哭腔太明显了,秦思弦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

  白锦瑟摇了摇头:“妈咪……妈咪没事,你快回去,听话,棉花!”

  秦思弦咬了咬嘴唇,他看了看神情僵硬冷漠的爹地,又看了看始终背对着自己,不肯回头的妈咪,心里难受又担忧。

  可是,他到底是个听话的小孩,最终还是转身,回了房间。

  只不过,他轻轻地合上了门,却站在门里面,没有走,小心翼翼又认真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白锦瑟知道,今天不能放墨肆年走,否则,她根本想不到墨肆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哀求的伸手拉住了墨肆年的手,小声求他:“墨肆年,我们回房间,好吗?”

  墨肆年目光缓缓移动,他看到了秦思弦没关紧的房门,他垂着眸子,脑海里回放着谭逸飞对白锦瑟的为所欲为画面,还有眼前,白锦瑟满眼泪痕的画面。

  墨肆年满心的愤怒无力,他最终闭了闭眼睛,沉沉的开口:“回去吧!”

  最终,墨肆年还是向白锦瑟妥协了。

  他们回了客房,墨肆年将所有的愤怒压下来,用冷漠来粉饰.太平!

  白锦瑟忍住眼泪,难过的躺在墨肆年旁边,她几乎是睁着眼睛,看天一点点变亮,看太阳上升。

  她知道,墨肆年肯定也没睡着,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跟墨肆年说话。

  无论是哪种语气,现在好像都不适合!

  他们俩就这样躺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张嫂来喊他们吃饭。 /

  张嫂先去的主卧,秦思弦在门口,小声说:“我爹地妈咪不在主卧,他们在二楼客房!”

  张嫂愣了愣,点点头:“嗯,我知道,棉花,你赶紧洗漱,待会下楼吃饭,我去喊先生和夫人!”

  秦思弦抿了抿唇,乖巧的点点头,退回房间。

  张嫂敲门喊白锦瑟和墨肆年下去吃饭,白锦瑟声音干哑的厉害,她一开口,自己都吓着了。

  她说:“我们很快就下来!”

  张嫂得到回应,就下楼了!

  墨肆年听到白锦瑟沙哑干涩的声音,手微微攥紧,好半天,他才沉声问:“如果我杀了谭逸飞,你会跟我决裂吗?”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