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女生 幻想言情 柔情似水慕流年

第1358章 毫不相干

柔情似水慕流年 云起莫离 2813 2021-07-06 12:08

  白锦瑟闭了闭眼睛,神情有些疲惫:“好!”

  墨十一刚才发了脾气,现在彻底无视了墨五,她安排人去下面找谭逸飞,安排好之后,就看向白锦瑟:“白小姐,墨先生接到信号,应该很快就过来了,我们先下山,好吗?”

  白锦瑟却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悬崖边:“不了,我想在这里等谭逸飞的消息!”

  墨十一忍不住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墨五开口道:“白小姐,谭逸飞没有伤害你吧?”

  白锦瑟微微摇头:“没有!他的确错的离谱,但是……”

  她看着墨五,笑的有些难过:“你应该知道的,他不会真的伤害我!”

  她这会还清楚的记得,谭逸飞意识到他们走到绝路,下意识的将自己推开,自己从这里掉下去的那一幕!

  墨五眸子闪了闪,沉声道:“白小姐,墨先生很生气,这些话……您还是别跟他说的好!”

  白锦瑟看了一眼墨五,闭着眼睛,嘲弄又难过的笑了笑,没说话。

  墨肆年很快就赶到了,他看到白锦瑟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从头到脚将白锦瑟打量了一番,这才沉声道:“你没事吧?”

  白锦瑟摇摇头:“没事!”

  墨肆年看了一眼墨五:“他人呢?”

  墨五知道墨肆年问的是谭逸飞,他实话实说:“从这里掉下去了!”

  墨肆年听到这话,表情很冷淡,仿佛一只微不足道,毫不相干的人出了事一般,他直接看向白锦瑟:“下山吧!”

  白锦瑟神情固执冷淡,她怔怔的看着虚空,摇头:“不了,我在这里等着!”

  如果她还有力气,她肯定去下面找人了!

  墨肆年听到她这话,脸瞬间冷下来:“等谭逸飞吗?你觉得他还能活下来吗?”

  白锦瑟像个僵硬的机器人一样,缓缓地移动目光,看着墨肆年的脸:“为什么不能活下来!十一跟我说,这种地方的悬崖,不会太高的,他还有活着的希望!”

  墨肆年气笑了:“你还希望他活着,你知不知道他抓走你,我这一天是怎么过的?白锦瑟,你是不是有哥德摩尔综合征?他这么对你,你还盼着他好,你是不是贱得慌?你知不知道我他妈都快被急疯了!”

  白锦瑟猛地攥紧手,她是很生气,她愤怒的恨不得撬开谭逸飞的脑子,看看他到底在偏执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放下!

  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谭逸飞在危险关头拼命护着她,她又不是冷血动物,怎么可能想要他的命呢!

  墨肆年见白锦瑟不说话,他气的胸口不断起伏:“白锦瑟,你到底走不走?”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锦瑟嘴唇动了动,倔强的摇头:“我说了,我要等他的消息!”

  墨肆年气的一拳砸在旁边的树上,周围的保镖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墨肆年表情发狠:“白锦瑟,你信不信,他就算是活着,我今天也要亲手了结了他!”

  白锦瑟的难过的神色一变,她表情愤怒的瞪着墨肆年:“墨肆年,你敢!”

  墨肆年冷笑:“我为什么不敢!你以为我会容忍一个肖想我老婆的人继续活在这个世上吗?”

  白锦瑟看出墨肆年的神色根本不像是在说谎,他是真的打算弄死谭逸飞。

  白锦瑟闭上眼睛,难过的攥着手,声音哽咽:“墨肆年,他刚才是为了救我才掉下去的!我又不是无情无义的畜生,怎么可能再给他一刀呢!从此以后,我跟他恩断义绝,我让谭叔叔带他走,你放过他,可以吗?”

  墨肆年满眼愤怒的盯着她,声音愤怒冰冷:“白锦瑟,你居然为了别的男人求我?”

  白锦瑟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跟墨肆年都没有错,他们只是情绪不稳定,他们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她真的不想因为这件事跟墨肆年闹,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难过:“墨肆年,我……我不是为了别的男人求你,我是为了我自己的良心求你,谭逸飞为了救我从这里掉下去,他本来就生死不明,如果他真的有一线生机,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他断送了生命,你明白吗?除非你后半辈子,让我都不得安生!”

  墨肆年阴沉的看着白锦瑟,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突然有手下匆匆跑回来:“墨先生,白小姐,这个悬崖大概二十米左右,不算很高,谭逸飞这会还活着,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昏迷了,接下来怎么办?”

  墨肆年阴鸷着脸,转身就要走,白锦瑟突然一个踉跄,想冲过去拦他。

  结果,她身上没劲儿,直接摔倒在地上。

  墨肆年冷冷的看着她,却没有弯腰扶她。

  白锦瑟挣扎着爬起来,挡在了神色冰冷的墨肆年面前:“放他一马,好吗?如果他再敢乱来,我亲手了结他,可以吗?”

  墨肆年沉沉的看着白锦瑟,突然冷笑了一声:“你为了他,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墨肆年说完,冷漠的转身,直接往回走。

  白锦瑟追上去,拉住他的胳膊:“墨肆年,不要去,好不好?”

  墨肆年磨了磨牙,手紧紧的攥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下山,否则,我现在就去弄死他!”

  白锦瑟愣了一秒,立马开口:“好,我跟你下山!”

  她说完,迅速的转身对墨十一说:“十一,帮我送他去医院,联系谭行之,求你了!”

  墨十一怔了怔,下意识的看墨肆年。

  墨肆年却没有给她任何示意,他只是冷声道:“白锦瑟,你走不走?”

  白锦瑟忍不住看墨十一,墨十一心一软,缓缓点头:“白小姐放心,我会把人送去医院的,你先跟墨先生下山吧!”

  白锦瑟抿了抿唇,跟上了墨肆年。

  墨肆年背影前所未有的冷漠,他走的很快,白锦瑟身上没力气,可是,她却没有开口求墨肆年走慢点,她倔强的咬着牙,尽力跟上。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们才下山走到车旁。

  上了车,墨肆年和白锦瑟坐在后排,墨肆年闭着眼睛,神色冷漠,一句话也没有跟白锦瑟说。

  车子从这座无名山回到五一清苑,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这会已经凌晨五点多了,天空已经有些泛白了!

  到了五一清苑,墨肆年率先下车,他看都没有看白锦瑟,直接下车,进了别墅。

  白锦瑟知道墨肆年心里的愤怒,可是,她却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谭逸飞去死!

  她下了车,难过的看了看灰蒙蒙的天,深吸了一口气,进了门。

  她知道墨肆年现在心情不好,上了二楼,她看了一眼主卧的门,最终转身进了客房。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