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女生 幻想言情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第 178 章 你真是烦死了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虚渡 4681 2021-07-06 12:07

  令墨天辰没想到的是,同样的幻境,不同的场景,龙泉与他却是抱着不同的心情。

  他以为龙泉已经先他一步拿到苍息角了,而事实上,沉溺在幻境中的龙泉比他还不愿意醒来,所以当墨天辰寻到破绽从幻境中脱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龙泉正被无数的银色细丝缠绕着,并且那些细细的丝线还在不断的攫取着龙泉的生命。

  明知道龙泉此时此刻正处于危险之中,可墨天辰却十分冷漠的直接选择了视而不见。他顺着那些丝线,一路看往高处,终于在漆黑一片的穹顶间找到一双仿若铜铃的眼睛,那双眼睛尽管紧闭着,可墨天辰却感觉的到,它还有生命,尽管气息微弱,但是它确实还活着。

  直到墨天辰一个纵身,腾空而起,飞到离穹顶极近的距离才看清,那双眼睛的上方,也就是那些丝线的汇聚之处,竟然还有一只巨大的角,再仔细观察,墨天辰这才发觉,原来整个穹顶竟全都是那只神兽的头颅,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兽苍息了,只是它的身躯已与此地的山石融为一体,也不知道强行取其角会不会将其惊醒,从而造成山石崩裂,直接将自己埋葬其中。

  墨天辰思索了片刻,他手上并无趁手的仙器以上的工具,唯一能堪大用的神农鼎,也被他扔进了神魔之井,看来要想拿到苍息角,就只得从龙泉的身上下手。

  尽管这么做,确实有些卑鄙,但是成大事者,何必在乎手段。

  回到地面之后,墨天辰忍着厌恶终于还是再次来到龙泉身边,可怜龙泉还沉溺在美梦中,脸上的表情满足的甚至让人觉得愈发讨厌。

  墨天辰掐着他的下巴看了片刻,终于还是十分厌恶的松开手。

  心想:就让你这么平静的死去真是便宜你了,下辈子投胎之后,记得来感谢我。

  随后墨天辰就毫无心理负担的伸手入怀,在龙泉的怀里找了片刻,结果找来找去,就只找到一把匕首,还算有点儿用。

  那把匕首乍看上去有点儿像斩龙,但是很快的,墨天辰就发现,它不是斩龙,而是御龙,斩龙和御龙出自同源,这一点没有人比墨天辰更清楚,他只是不明白,失踪已久的御龙匕首,为何会出现在龙泉身上。要知道,这把匕首,乃是由魔炎亲手打造,本是在墨天辰出生后,送给他当礼物的,可惜没多久,这把匕首就遗失了,若非墨天辰曾经在墨血樱那里见过另一把匕首——斩龙,他都不知道,真正的御龙匕首居然真的存在。

  魔炎曾经送给他很多东西,他都一一记得,只有这把匕首,他近乎毫无印象。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直接将龙泉踹醒,然后问个清楚,可转念一想,他都是一个快死的人了,就算曾经真的偷过一把匕首又怎样,顶多就是多安条罪名给他而已,有什么打紧。

  想到这里,墨天辰便扔下龙泉,再次回到了苍息的头顶,那只所谓的苍息角,足有手臂粗细,想要一招将其砍下,非得借助无比锋利的利器不可,而且要快准狠,好在他现在手中就有一把十分趁手的利器,除此之外,墨天辰善蛊,要想迷惑这只神兽片刻,令其无所察觉并不难,如此一来,万事俱备,就只差动手了。

  墨天辰向来都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就在他准备好一切之后,瞬间便向苍息角发动了攻击,好在这一击干净利落,不仅没有惊动那只神兽,甚至还神不知鬼的十分顺利的拿到了他想要的。

  只是在拿到苍息角返回地面之后,更大的问题来了,那就是这里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根本就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称之为出口,那么他要如何离开?

  墨天辰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存在,所以他费了很大劲找出口,但可惜的是,根本没有,不仅没有,甚至连入口都不见了。

  难道这里就真的是个有进无出的死穴?

  墨天辰气急败坏的满地乱转,可就是想不出任何办法。

  最后,实在不得已,他只得退而求其次,暂时把龙泉弄醒,毕竟多个人多一份力量,而且说实在的,墨天辰总觉得龙泉似乎有什么重要的秘密瞒着他。

  既然如此,不如暂时把他弄醒,反正这个人一直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倒用不着担心他能翻出大天了。

  可惜事与愿违,要想弄死龙泉容易,想要叫醒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尤其是他被神兽头顶上的毛发所捆绑缠绕,吸取了太多灵力,这会儿整个人都虚弱的近乎快要死了。

  墨天辰没办法只好给他输灵力,可是他是魔,龙泉是妖,他身上的灵力,龙泉根本吸收不了。

  “该死,要你死的时候你偏想活,要你活的时候你偏要死,真是烦死了。”

  墨天辰一边气急败坏的骂一边还在拼命想办法,最终实在想不出来就只好病急乱投医,想起之前他的血可以解开神农鼎的封印,说不定也能救这小子,他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划破了自己的指尖,然后把一滴血珠抹到龙泉嘴上,然而奇迹就这么出人意料的发生了,没过多久,龙泉竟然真的醒了,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至少是醒了过来。

  龙泉一醒来,就揉着自己的脖子自顾自的抱怨道:“唉,睡的不舒服,脖子疼。”

  他那模样就好像早就忘记了自己此刻身在何处似的。

  “你还知道脖子疼,你也不看看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人居然是墨天辰,龙泉先是觉得震惊,随后很快便想起来道:

  “多久?”

  “你还好意思问?”其实龙泉并没有睡很久,只是墨天辰从出生起就从未试着等过什么人,毕竟他是魔尊,普天之下有几个人敢让他等,偏偏龙泉就是其中一个,而且他本人似乎还并没有意识到,要不是墨天辰突然发现他还有利用价值,他恐怕早就死了。

  “唉?这是哪儿?”

  “你觉得呢?”

  龙泉看的出来,墨天辰似乎并无多少闲情逸致跟他闲聊。

  只是这样的墨天辰让他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于是忍不住便低声抱怨了一句:“我知道了,难怪之前的你那么乖巧,原来……只是场梦。”

  “你说谁?”墨天辰不仅离的近而且耳力惊人,就算龙泉说的再小声,他也依然能听的清。

  龙泉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于是便打哈哈道:“没说谁,对了,你找到出去的办法了吗?”

  “我如果能找到出去的办法,你觉得自己还能有机会醒来?”

  这句话虽然再普通不过,但是龙泉却还是听出了些弦外之音。

  “那就是没找到,唉!”

  “与其在这里唉声叹气,不如跟本尊一起找。”

  “你忘了那个传说了,从古至今但凡进来的人没有一个出去的。”

  墨天辰才不管这些:“那又怎样?”

  “也许这里就没有出口呢?”

  “没有也得有,否则本尊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龙泉听完简直为墨天辰的脸皮厚而震惊,心想:这都是什么逻辑?

  “你……好不讲理。”

  “你自己看着办。”

  “你——”龙泉无话可说,不过有一点他却是已经看明白了:“你是不是拿到苍息角了?”

  “……”见墨天辰不说话,龙泉便知道他是默认了。

  又过了片刻,龙泉似乎是终于想通了。

  “或许出口就在穹顶之上。”

  “本尊上去过了,那地方什么都没有。”

  “也许在四周围的崖壁上,你该仔细找找。”

  墨天辰几乎都懒的理龙泉:“……本尊找过了。”

  “你得仔细找。”

  “……”

  见墨天辰不说话,脸上的表情明显已经在发飙的边缘,龙泉便赶紧补救道:“……那我再想想。”

  又过了一个时辰,这会儿墨天辰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想到没有?”

  闻言,龙泉竟一本正经的看向地面。

  “也许在脚底下,我们要不要找个东西挖挖看?”

  龙泉这建议,简直蠢出天际,墨天辰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他说啥他就信啥。

  “龙泉,你故意的吧?”

  直到这时龙泉还在装傻充愣:“你说什么?”

  “你是故意想在这里与本尊同归于尽是吗?”

  龙泉给出的建议明显就是在敷衍了事,墨天辰不傻,自然很快便猜到他在想什么。

  只是事已至此,龙泉也不怕在墨天辰面前说实话。

  “你既已拿到苍息角,出去之后必会祸害天下生灵,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陪你一起死。”

  “你想的倒美,想跟本尊一起死,你也配?”不管龙泉这话说的有暧昧,都无法打动墨天辰分毫。

  “我知道自己不配,可你现在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在找到出口之前,本尊自会留着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墨天辰心想:这该死的混蛋,本尊才刚救了他,他居然就想死?

  龙泉明显看出墨天辰已经在发怒的边缘,好在关键时刻,他总算想起来自己的小命还握在对方手里:“等等,我找就是了,你别用那个东西威胁我。”

  “再给你两个时辰。”

  一听说只有两个时辰,龙泉顿时茅塞顿开。

  “我想到了,活着是出不去的。”

  墨天辰皱眉,觉得龙泉可能吓傻了居然开始说胡话:“你什么意思?”

  “还记得之前微笑尸林中的那些尸体吗,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尸体活着的时候,可能都曾来过这里。”

  “我当然想过,可那又如何?”

  “那也就是说,或许只有死人才出的去。”

  “死人?”

  “没错,巫城安最善用巫蛊之术,想必你也不在话下,只要我们伪装成尸体,说不定就可以出去了。”

  “倒是个办法,可本尊为何非得带上你?”龙泉才刚展现完自己的价值,墨天辰就开始要卸磨杀驴了。

  龙泉无语,只好努力为自己争取道:“这个法子毕竟只是猜测,有一定风险,你要是不带我,万一我只是在骗你呢?”

  墨天辰思索了片刻,似乎觉得龙泉说的也有道理。

  “说的也是。”

  但是很快,他就趁龙泉不注意一记手刀将其劈晕了过去。

  墨天辰的动作实在太突然,都让龙泉来不及反应:“呃,你——”

  墨天辰十分嫌弃的看着晕倒的龙泉:

  “聒噪。”

  墨天辰将龙泉摆平之后,就喂了他一记丹药,而事实上,那丹药就是一只蛊虫,它在进入人体之后,就会极速吸收人体的生命体征,从而使其进入假死状态,这个状态与蛊虫的寿命有关,蛊虫一旦死亡,人体就会渐渐苏醒。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在摆平龙泉之后,墨天辰还是做了两手准备,那就是一边用捆仙锁把龙泉捆起来,一边则用同心锁将两人的手腕紧紧锁在一起,这样的话,就算龙泉提前醒来,也别想趁机逃跑,更别想对他做些不利的事。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墨天辰就干脆利落的也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丹药。

  心想:要是他还能出去的话,那些曾经被他刻意忽略掉的东西,他一定要找龙泉问清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