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科幻末日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

第167章危机!生平遇到的最强高手(一)

  而顾少游也不好受,他后背一阵血花飙出,在最后一刻,他虽然运起内功,护住后心,又竭力向旁边腾挪,但仍然被这一剑刺中。

  好在后面这偷袭者,刚才距离也不近,他这一剑等刺中顾少游时,也有些力竭,这一剑也仅仅是伤到了后背血肉,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势。

  顾少游借这一剑之势,猛地往旁边一滚,等他站起身来时,已经是浑身泥泞,狼狈不堪。

  “你是何方鼠辈!好不要脸,竟行此偷袭之事!”

  顾少游大喝一声,一边默默运转神照功,后背肌肉一阵收缩,将血是先阻住了。

  还好这神照功在恢复上独有妙用,顾少游刚才已经觉得经脉有些刺痛,如今丹田处又升起一股精纯内力,缓缓游动之下,这刺痛感也在慢慢消退。

  他心中如今是又惊又恨,这偷袭者明显也是个武学大家,竟然还会如此不要脸,埋在暗处直到最后一刻才猛然现身,显然也是个不要脸皮的!

  此人一身黑衣,头上蒙面,只露出一双森然冷酷的眼睛,给人一种沉重的压力。

  “好,好,岳不群居然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当真是我小觑了他。”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毫无特色,让人难以辨别他本来的声音。只是他的语气里藏着几分意味难明,又有一丝杀意渐渐弥漫开来。

  “你到底是谁?”

  顾少游缓缓开口,浑身气息潺潺,圆融如一,不露出丝毫破绽,眼前之人气势雄浑,实力强劲,绝对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他不能不小心。

  而他话中带着的这一分莫名敌意,也让顾少游心中警铃大作,哪里还敢有半分大意。

  这人实力实在太强,刚才那一剑雄霸堂皇,仿佛一座巨峰向着自己碾压而来,有这种剑法和这份功力的,江湖上实在是屈指可数。

  “这到底是谁?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和余沧海是什么关系?”

  顾少游心中百般猜测,莫非这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否则若说他是余沧海的帮手,可一直到余沧海身死道消他才突然出现,显然也并非是余沧海的同伴。

  “嘿,可惜可惜,小子,你的好运今天是到头了!”

  黑衣人声音越发冰冷起来,话音一落,手中黑幽幽的一口长剑呜的一声就朝着林平之轰杀过来。.

  剑走轻灵,而此人手中长剑却似重如山岳,狂打猛砸,如长枪大戟,沙场纵横,这种用剑之道,却也是诡异的很。

  此人长剑在手,一剑剑杀来,纵横劈砍,大巧若拙,举轻若重,一招一式都蕴含着恐怖的神力,顾少游脸色凝重严肃,不敢有丝毫大意,体内内力再度急速运转,长剑之上隐隐有一层蒙蒙青雾缭绕。

  嗤嗤嗤,顾少游这回再不留手,全力施展独孤九剑,剑剑都朝着黑衣人的破绽而去。

  经过轮番大战,顾少游如今内力虽然隐隐有着衰竭的趋势,但是他的独孤九剑却隐隐又有了突破迹象。

  这几剑妙到巅峰,竟然直接将黑衣人的剑法一一破了个干净。

  黑衣人眼中讶色越来越浓,他的剑法忽的一变,手中幽暗宽阔的大剑时而轻盈,时而沉重,轻重由心,变化莫测,身前三尺之内,一层漆黑的剑幕笼罩。

  顾少游的剑虽然能破了他的剑招,但这黑衣人的内劲实在太强,转瞬间,破绽又被他补了上去。

  “嗯?轻重随意,快慢相间,加上这等剑法精髓,恐怕是嵩山剑法,此人难道是左冷禅?”

  顾少游心中升起一股明悟,有着如此剑势,如此内力的人,恐怕也只有嵩山派的掌门人左冷禅了!

  “铛”的一声,黑衣人终于瞅中一个空隙,一剑劈下,顾少游不得已两剑相交,只觉一阵怒涛一般的内劲如压天的巨山一般直直压了下来。

  顾少游奋起内劲抵挡,突然又觉得经脉一阵刺痛,他心中不由大惊,自己这内力枯竭的问题,再一度爆发了。

  他这个念头刚刚一闪,就见黑衣人眼中神光一闪,忽然冷哼一声,长剑竟被他使出了大枪大戟一般,横扫过来,仿若天崩地裂一般,一股浩瀚苍茫的气势爆发出来,瞬间破开了顾少游的一重重剑光。

  顾少游心中憋屈不已,蹬蹬瞪被逼的连连后退。

  黑衣人得势不饶人,忽然他右手直接将大剑像暗器一般奋力掷出,这一掷带着他的滚滚内劲,宛若雷霆霹雳一般,直奔顾少游面门而来。

  黑衣人大笑道:“小子,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接招吧!”他话音未落,一个大跨步上前,大笑着连拍十三掌,掌掌都带着冰寒之意,风雷之声。

  “果然是嵩山派的寒冰神掌!果然是左冷禅!”

  顾少游心中惊怒交加,这左冷禅果然好毒辣的眼神,自己只露出了一丝破绽,便被他当场捉住,趁虚而入,得势不饶人!

  这十三掌连续拍出,顾少游只感觉到一股森然冰冷的掌力呼啸而来,掌力过处,天地间的雨水都咔嚓咔嚓凝结成冰,如此冰冷酷寒的掌力,当真骇人。

  顾少游闷哼一声,刚刚勉力躲过那掷来的一剑,可这接下来的掌力却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此刻他身周全是内力的轰鸣声,左冷禅的十三掌一出,冰寒相激,又带着海啸之声,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顿时外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身周顾少游的掌力排山倒海,非但前方如海啸袭身,左右两方,甚至身后,也有掌力挤压着身体,整个人便如置身于狂暴的大海之中,领略大海咆哮的威力。

  顾少游的真气缩成一团,意守丹田,被左冷禅的掌力压得连呼吸也十分困难。张大了嘴,却吸不到一口空气。不过是片刻之后,顾少游虽然下意识的仍在左支右绌的出剑,但脑中昏昏沉沉的感觉却让他明白,他竟然当真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顾少游只觉周围被禁锢的厉害,自己仿佛是被抽干水的鱼,左冷禅那冷酷又残忍的眼神就近在眼前。

  这一刻,当真是他这一世最危险,最惨烈的一个瞬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