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其他 我在东京创造都市怪谈

第四十五章 树下论道

  寂光寺。

  在一棵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下,摆着两个蒲团,两条人影跪坐其上。

  左首是一个宝相庄严的和尚,寂光寺的住持有山太苍。

  右首是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便是东京负责调查诡异的特搜课课长小泉漱石。

  小泉漱石就是正常跪坐在那,但是有山苍就比较诡异了,他双手赫然持着一把鱼竿!

  鱼竿的另外一端,垂到了大树前方的湖中。

  这个和尚居然在钓鱼!

  居然还跪着钓鱼!

  “这真是一个寺庙住持吗?”在后面站着的远藤宪一感觉自己好凌乱,他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跪着钓鱼的。

  和尚不是不杀生吗!

  有山太苍耐性很好,已经保持着一个姿势在那跪坐了半个小时了,这期间他别说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他就是连脖子都没扭一下!

  “课长,要不要提醒主持一下?”远藤宪一弯腰,在小泉漱石耳旁轻声问道。

  “不用,我还撑的住。”小泉漱石说道,这也是个人才,居然保持和有山太苍一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要知道有山太苍的跪坐和一般的跪坐是不一样的,有山太苍因为要钓鱼,所以腰更直,他的跪坐更加接近于“跪”,而不是“坐”。

  而这种姿势,要比一般的跪坐要累。

  所以远藤宪一非常佩服有山太苍这老头的体力,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能跪在那做那种事情那么久!

  他的腰就这么好吗!

  “我知道课长你撑的住,是我的腿麻了。”远藤宪一揉着自己的膝盖说道。

  倒不是他矫情,而是曾经中过枪,这样连续持续长久的站立,对膝盖负担很大。

  “你找个地方活动下吧。”小泉漱石低声说道。

  “嘘!”有山太苍转过头来,一根手指比在嘴旁,“安静,不要破坏了这一份意境。”

  “纳尼?意境?连个美女都没有,有个屁的意境!”远藤宪一真想让有山太苍指点指点他,意境到底在哪里。

  小泉漱石用手示意远藤宪一自己发挥,就闭上了嘴巴。

  “这有山太苍也是长辈不成?”远藤宪一看着在一边恭恭敬敬的小泉漱石,不禁如此猜想,要不然,以小泉漱石的身份,一个寺院主持,他何必如此?

  远藤宪一走到远处,活动了下筋骨,回头看看有山太苍那山一样屹立不动的身影,只感觉对方这一钓鱼得钓到天荒地老去。

  他实在没耐心等,就给八木亚里纱去了一个电话,让八木亚里纱五分钟后给他打回来。

  然后,他将自己手机铃声调到最大,又回到了那棵大树下。

  他还特意调整了下自己站的位置,好让自己裤兜里的手机正对着有山太苍的耳朵。

  待会震死丫的,让你意境!

  “你那玩意离我嘴巴太近了,你想干嘛?”结果,他才刚找好位置,有山太苍便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一只手离开钓竿,伸手过去就弹了一下。

  远藤宪一就听“咔嚓”一声,连忙掏出来,只见手机屏幕赫然裂开了一道缝,从上到下,几乎将整个手机一分为二。

  “这……”远藤宪一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不起眼的小老头随手一指,竟然恐怖如斯!

  而他弹自己,也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对准了他的嘴巴,肯定是洞悉了自己想用铃声吵他的阴谋。

  刚刚他打电话,距离对方可是几百米呢!

  好尖的耳朵!

  这一刻,远藤宪一彻底收起了对有山太苍的轻视之心,而是真正将对方当成一个值得尊敬的前辈高人。

  “好啦好啦,就到这儿吧。”有山太苍将鱼竿轻轻放在一边。

  “可是有山叔叔,你还一条鱼没钓到呢。”小泉漱石道。

  “已经钓到了。”有山太苍道。

  “已经钓到了吗?”远藤宪一左看看右看看,也没发现一根鱼毛,“鱼在哪?”

  “在这里。”有山太苍指了指自己心口。

  “有山主持,你可真够小气的,还偷偷把鱼藏在衣服下面。”远藤宪一道,“没人会偷的,我都不爱吃鱼!”

  “……”有山太苍道,“我是说,鱼在我心里!”说着有山太苍将鱼竿一扬,那一头赫然只有鱼线,没有鱼钩。

  “我刚刚说意境,你好像有些不太认同。”有山太苍又将鱼竿放下,对远藤宪一道,“但其实我钓鱼,就是钓的一个心境。这也是一种修行,远比身体修行更重要的灵魂修行。”

  “有山主持,我听说佛家不杀生。”

  “不杀。”

  “那么身为佛的代言人,你杀不杀?”

  “我并不是佛的代言人。不过我不杀。”

  “那你刚刚在心里钓鱼,其实就是有了杀生的念头,算不算破戒?”

  “不算!”有山太苍指指远藤宪一的手机,“就像你,你刚刚想用你那玩意弄我,反而被我先弹了一下,没有弄成,那么这事情不就等于没有发生吗?”

  “和没发生还是不一样的。”远藤宪一道,“主持,我手机坏了。你得赔钱,我亏大了。”

  “不,你没亏,你赚了。”有山太苍道。

  “我手机都坏了,我还赚了?”远藤宪一反问,“你确定?”

  “你当然赚了。”有山太苍呵呵一笑,“你那玩意又黑又小,原本是不值钱的,但是被我弹了一下之后,它就值钱了。”

  “我还真没看出来它怎么就值钱了。”

  “你把它拿出去,掏出来,就说我的手指触摸过它,我为它开过光,你看看有没有人打破了头想抢它。”

  “……”远藤宪一憋了老半天才道,“主持,你这是骗人!”

  “不,他们会感激我。”有山太苍这才问小泉漱石,“你父亲近来可好?”

  “非常好。”

  “那就好。”有山太苍道,“你来找我,可有什么事?”

  “有山叔叔……”

  “在家里,我是叔叔,这里是寂光寺。”

  “有山主持,我想请问,寺庙里有没有……”

  “没有!”有山太苍连忙摆手,“寂光寺穷死了,实在是拿不出一分钱来!”

  “主持,你误会了。”小泉漱石道,“我想问的是,寺庙里有没有超凡的力量?”

  “哦,不是为钱啊,你还是叫叔叔吧,毕竟我和你父亲就像亲兄弟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