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科幻末日 本官以德服人

第三百三十六章:谋划

本官以德服人 沐子共 8781 2021-08-09 21:29

  看着那张含笑的脸,丁老鬼和许蛮子心底隐隐发寒。

  两人互相看了看,忽然有些后悔来参与此事了,尤其是瞥见李陵腕上那串缠了数匝的骨珠的时候。

  一颗骨珠就是一名修士,这一串……怎么也有百八十颗吧?

  从大小上判断,有二十几颗与刚才那女子骨骼形成的骨珠差不多。

  也就是说,起码有二十几名灵台境的修士死在他手里!

  对于他们这种邪修来说,杀人取材炼宝,或用来提升修为是很常见的事,不过这般凶残就非常少见了。

  丁老鬼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怎么会呢,有二位加入,此事定然更加顺利,无论是玄元宗还是平澜江里的水族,都能让二位满意。”

  李陵略微颔首:“那就好,还有个小忙想请两位道友帮一下。”

  两人身体绷紧,法力调动起来,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李陵好整以暇道:“刚才我兄弟二人进来时,见寺中道友修为参差不齐,连初入凝窍的都有,这等低劣的修为能有什么用,不如用来增强我等实力。”

  闻言二人皆松了口气。

  若交起手来,他们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逃掉,只能拼死一搏,不过换成外边那些邪修就没问题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是自己就好。

  许蛮子咧嘴一笑:“哈哈,道友此言深合我意,我来将他们叫进来。”

  “麻烦道友了。”

  李陵看了小白一眼,后者会意,跟上许蛮子道:“我本公子与道友同去。”

  许蛮子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起来。

  他原本打算叫完人之后直接来个不辞而别的,毕竟,跟两个实力不明,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当成猎物的邪修待在一起,这让他很没安全感。

  丁老鬼亦是心里一沉。

  ‘看来他们没有打算放过自己,得想办法脱身了……’

  没过多久,寺中邪修都得到消息,进到大殿中,大概有三十几人,修为从凝窍到融法不等。

  “这两人是谁,玉娘怎么不在?”

  即便被采补丢掉不少精气,仍有人对那女子念念不忘。

  李陵看着那一道道黑中带赤的气运之柱,顿时就兴奋起来。

  这不就开源了么!

  “人都到了?”

  李陵看向丁老鬼问道。

  丁老鬼微微颔首:“都到了。”

  “那就好。”

  李陵毫无征兆的就出手了。

  劲力自指尖延伸,形成锋利无匹的刀刃,对着丁老鬼当头劈下。

  “你!!!”

  丁老鬼双目圆瞪,身子愈发枯瘦,几乎都皮包骨了,眸中却幽光大盛,双臂交叠迎向劲力锋刃。

  我修炼枯骨功已臻至圆满,将躯体锤炼的如法器一般,只要扛过这一招……

  噗!

  双臂被斩断,一条细细的伤痕沿着眉心向下,将其分成两片。

  “逃逃逃!”

  许蛮子反应不慢,浑身黑毛暴涨,彼此交织形成一层甲衣,两步冲到距离最近的墙壁前,正打算破墙逃走。

  一道人影骤然闪到他身前,轻飘飘的一掌印在他胸口上,许蛮子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将数名邪修撞的吐血。

  “谁都别想跑!”

  仅十几个呼吸之后,三十几名邪修便形神俱灭。

  功德+1428

  处理掉杂物后,李陵道:“小白,搜一下魂,尤其是那三个灵台邪修的,看看他们是否知道什么东西。”

  “好。”

  小白应了一声,便将邪修魂魄一个个放出来,查看他们近期的记忆。

  李陵闲着无事,便找了个干净的蒲团坐下,三十几个乾坤法袋放到面前,开始清点战利品。

  邪法他自然是看不上的,还有邪道法器,以及一些黑乎乎散发着异味、作用不明的丹药,都直接销毁。

  “都特么是穷鬼……”

  一连开了七八个袋子,法钱才一万三千多,平均下来每人还不到两千。

  除了最后三个,都开完之后,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一块拳头大的血元金,还有一门护法阴兵的炼制之法。

  李陵捏着玉简思忖:“阴魔用途虽然全面,在战力这方面有所欠缺,若是能将两门法术融合起来,把阴魔炼为护法阴兵,这样不但能提升威能,或许还可以突破数量的限制。”

  随即他又取出最后三个乾坤法袋,之前都是开胃菜,这才是大头。

  第一个打开的黑色乾坤法袋来自丁老鬼,里面光法钱就四万多,都顶上之前的大半了,还有七八件染血的法器,不像邪修所有,不知是从哪夺来的。

  可惜这老家伙并没有把法术功法什么的带在身上,里面一个玉简都没有。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很多修士都不会将身家放在一个乾坤法袋里,随身带着的都只是一些法钱以及常用的法器。

  第二个乾坤法袋来自许蛮子,这家伙倒是更富裕一些。

  打开最后一个乾坤法袋,里面除了一些大胆的私密性小衣服,居然有好些个玩具,样式繁多,各种型号都有,而且还有毛茸茸的尾巴……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小白凑到他跟前,伸手要拿。

  “别动!”

  李陵立即抓住她的手。

  “怎么啦?”

  小白不明所以。

  “千万别碰这些东西,脏。”

  李陵弹出几缕劲力将东西毁掉。

  “脏?”

  小白眸子里满是疑问,随后李陵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顿时瞪的更圆了。

  “这这这,居然还能,还能那样?”

  她手指绞在一起,忽然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小白咬着唇瓣:“你知道的怎么这么多?是不是以前经常……”

  “经常什么?”

  “没什么。”

  小白摇摇头,其实想问他以前是不是经常出入烟花之地,毕竟一眼就能看出那些东西的作用,绝对是经验丰富。

  不过接着她又忽然想起来,当初李陵的元阳给了自己……

  李陵没有再追问,将唯一一枚玉简摄入掌中,里面除了玩具的炼制方法,还记载了一些助兴用的丹方。

  内服外用的都有……

  本着不能遗毒于外的心思,李陵将玉简收了起来。

  “咳~”

  李陵抓住媳妇的手:“小白,可发现什么有用的情报?”

  “确实有。”

  小白稍稍思索了下,便将了解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情况就是这样。”

  “非是为了传承外流和上代宗主的尸骨,疑似故意与太洪水府冲突?”

  李陵沉思起来。

  玄元宗不过一个三流仙道宗门,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难道不知太洪水府隶属于龙宫么?

  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毕竟丁老鬼他们也只是猜测,信息太少了。

  “看来咱们光假扮邪修还不够,得再去玄元宗的驻地走一趟,最好接触一下他们的高层,看看他们什么态度。”

  小白微微颔首:“这里的情况跟九儿姐姐说一下么?”

  “当然,先沟通一下,这样她那边也好有个准备。”

  说着李陵取出通讯法螺注入法力。

  “九儿?”

  等了十几个呼吸,法螺传出声音。

  “小陵,我在。”

  李陵将这里情况大致讲了一遍。

  对面稍稍停顿片刻:“确实有些不对劲,我隐藏修为,假装是青沙水府前来支援的属官,到了太洪水府之后,发现府主的几个佐官似乎在谋划着什么,情况有些复杂,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要急着暴露身份,看接下来发生什么,以你的修为解决这件事应该很容易,不过凡事都要做最坏的打算,最好先联系一下龙宫那边。”

  “这倒也是,稍后我跟母后提一下这边的情况。”

  法螺里传出的声音愈发温柔,甜度也上涨了几分,可以想象九儿那种眉眼含笑嘴角上扬的模样。

  “稍后我跟小白去玄元宗的驻地,咱们随时保持联系,你小心一点,这件事不那么简单,千万不能大意了。”

  “知道了,你们也是。”

  李陵将法螺递向小白:“我打算稍稍闭下关学两门在水中斗法的法术,你要不要跟九儿聊一会儿?”

  在水下,很多法术都会受到影响。

  要么法术的威力削弱,要么很难锁定目标,没有修炼过专门的法术,对上水族的时候是非常吃亏的。

  玄元宗修的就是水属性功法,所以才能在与太洪水府较量中占得上风。

  接下来,不管是打入敌人内部探听情报,还是帮九儿解决水府中的问题,修炼相关法术都是很有必要的。

  “九儿姐姐,你在听么?”

  小白接过法螺,然后向李陵打了一个手势,便出了大殿。

  李陵又取出崔承传给他的玉简,将里面记载的法术都过了一遍,与水相关的法术一共有四门。

  踏浪诀,十二窍法术,无论是波澜不兴还是惊涛骇浪,都可行于水面……好像不太适合在水下用,pass!

  水遁术,十八窍法术,与木遁术土遁术齐名,常见的五行遁术之一,流传广意味着比较实用,先留着。

  定海术,足有二十六窍,练到圆满之境可定住一片海域,水中的生物自然无可幸免,效果很霸道,很不错。

  玄冥刺,十六窍法术,以法力凝出冰刺伤敌,水下陆上都能使用,留着。

  略微考虑了片刻,李陵决定这三门法术全都学了,正好刚嘎了一波韭菜。

  水遁术,强化―60,提升―320。

  定海术,强化―120,提升―490。

  玄冥刺,强化―50,提升―280。

  将三门法术强化为奇术,并提升至圆满之境,总共用了1320点功德,刚才收割的功德将将够用。

  大半时辰之后,李陵睁开眼睛,感觉脑袋里稍稍有些难受。

  随着修为的提高,他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从前只将一门法术强化提升都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而现在连续学会三门法术只是略微有些不适而已。

  “练成了?”

  小白将法螺递给他,也不顾地面脏不脏,直接跪在身后给他按揉。

  “三门法术,够用了。”

  李陵脑袋往后靠了靠,平平的不太舒服,才意识到小白此时是男装打扮。

  “别乱动。”

  小白揪了他耳朵一下:“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还像之前那样么?”

  “嗯,这回咱们是行走天下的正道修士,我当师弟,你当师姐,同时还是双修道侣,师承随便编一个就行,反正隐修的修行者也不少。”

  李陵闭着眼睛安心享受。

  “刚才九儿姐姐告诉本王,玄元宗请了一个符道修士,就是此人重创了太洪府主,估计是阴神真人。”

  “有这么厉害的外援,咱们若是隐藏修为,过去了怕是不受重视。”

  李陵明白她的意思,不受重视意味着探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如果不隐藏修为的话,去了会让人生疑。

  毕竟,玄元宗传承也只到阴神境,为了一些对自己来说价值不怎么高的东西凑上来,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李陵揉捏着眉心道:“这倒有些麻烦了,早知这般就留下一两颗人头,即纳了投名状又证明了咱们的实力。”

  小白蹙起眉,道:“要不咱们就打过去,反正只有一两个阴神真人而已,直接抓了人搜魂拷问。”

  “再怎么说玄元宗也是正道宗门,咱们又不是邪修……”

  李陵忽然怔住:“是我陷入思维定式了,邪修抓人,关咱们什么事!”

  直接抽冷子抓一两个玄元宗的中坚力量,多少肯定知道点东西,总比混进去悄悄探听强,而且这活儿简单粗暴,容易操作,容错率又高。

  到时候玄元宗人手不够了,自己和小白再以正道修士的身份过去帮忙,也会更被看重一些。

  一听说绑人,小白当即就兴奋了。

  “玄元宗的驻地就在镇子往东五十里的地方,咱们这就过去?”

  说走就走。

  很快两人就在玄元宗驻地附近隐藏下来,李陵开了眼开始寻找目标。

  “记住了,咱们是邪修,稍后出手的时候只能驭使伥鬼,其他的手段不能暴露,不然就演不下去了。”

  “本王知道,还没找到目标么?”

  “要耐心一点,在驻地外围巡逻的都是一些弟子,长老什么的一般不会轻易出现,等就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