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意甲卡利亚里 历史军事 晁氏水浒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东征日本一

晁氏水浒 藏剑翁 9193 2021-11-17 13:50

  ,最快更新晁氏水浒最新章节!

   王宫中的太监宫女看到终于有人闯进王宫了,顿时四散而逃。

   这两ri城中厮杀声不断,王宫的出入口都被封锁,王宫中的人也知道迟早会有人进宫,只是事到临头还是少不了惊慌。

   晁勇让人抓来几个跑的慢的太监、宫女,道:“让所有人都来大殿前的广场,然后我会派兵搜索王宫,抓到躲藏的人全部斩首。”

   一个太监居然哆嗦着用汉话,回道:“是。”

   晁勇惊奇的看着这个三十来岁的太监道:“你懂多少汉话?”

   太监道:“都能听懂,也会一些汉字。”

   晁勇笑道:“好,还有一个人才啊,那你负责传令,干得好了,我可以放你ziyou。”

   太监一听,忙道:“是,是。”

   晁勇带着亲兵到的王宫大殿,欣赏着高丽人的建筑。

   王宫中的人则不断赶到外面广场,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等待着大梁太子发落。

   赛仁贵郭盛从外面进来报道:“高丽国王王楷到了。”

   晁勇转过身笑道:“以后没有高丽了,他就是我大梁的一个俘虏。”

   郭盛点头道:“是。”

   晁勇带着人出来,大殿外的广场已经聚集了上千人,最前面居然是十几个高丽侍卫拿着刀护着一个看上去便十分柔弱的年轻人,不由奇道:“怎么还有武器?”

   合不勒道:“我们进城的时候,有一些侍卫逃进宫了,我也没带人搜捕。”

   晁勇对一旁郭盛道:“缴了他们的武器,违者杀无赦。”

   郭盛原本是怕伤了高丽国王的xing命,听到太子下令,也就没了顾虑,带着人就往前逼来。

   王楷也能听懂汉话,听到晁勇下格杀令,忙让侍卫放下武器。

   他xing子柔弱,刚刚登基就被外祖父兼岳父李资谦架空,这两年更是被软禁起来,如果不是李资谦嫁给他的两个女儿保护他,他早就被李资谦谋害了。

   于他来说,能保住xing命就好了,至于亡国不亡国那都一直不在他的掌握中。

   王宫侍卫又何尝愿意拼命,看到国王下令也就都扔了兵器了。

   郭盛带人把所有侍卫都押出去。

   高丽王宫中的女人要多过太监,但是晁勇看了一眼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没有后世的整容技术,高丽人基本都是大饼脸、小眼睛,想要找几个能和太子宫的宫女相当的女人都很难。

   晁勇对合不勒道:“这些女人怎么样?”

   合不勒贪婪的看了看下面的女人,道:“好看。”

   晁勇笑道:“带你的人去横扫高丽全国吧,半个月之内我要高丽境内的战争结束,这些女人全部赏给你们了。我带了皇家票号的人,他们会把你们的战利品估价,给你们换成银票。银票方便携带,回了草原路你们可以换成金银。”

   合不勒也觉得带着抢到的东西很难继续厮杀,听到可以换到皇家票号的银票,马上大喜。

   草原路成立后,皇家票号也扩张到了草原路新建的城池中,各部也都听说过皇家票号的生意,只是他们的财富基本就是牛羊,这个没办法存皇家票号,而且他们更喜欢金银在手的实在。当然草原路的皇家票号的顾客主要是来往于草原和内地的商人,而不是这些穷的只剩羊毛的部落。

   不过洗劫了开京后,他们却是有钱往皇家票号存了。

   当然皇家票号也会从中赚不少钱,除了金银,这些只见过牛羊的草原人即使抢到高丽国宝也不会知道它的价值。当然皇家票号对这些蛮夷的国宝也没什么兴趣,最多就是拿回去拍卖给中原一些喜欢稀罕物的有钱人。

   晁勇在开京呆了十天,就乘坐太子号舰队到了釜山。

   釜山位于高丽的东南边界,平静如镜的海面上散步无数小岛,岸边则是悬崖峭壁连绵不绝,风景十分不错。

   据高丽二鬼子说不少高丽皇**曾来这里游玩,当然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大梁的一个小海湾了。

   北海舰队则不断往返高丽和登州之间,把一批批的高丽奴送回中原。

   走海路往返两地,要比陆路近许多。

   四月一ri,晁勇率武松部和一万女真兵,八万草原附庸军东征ri本,花荣率部和两万草原路附庸军继续清洗高丽。

   晁勇给他的任务是还世界一片干净的乐土,保证上面没有一个高丽人,等待ri后大梁迁移百姓重新开发。

   自从大梁宣布天启四年要扫灭ri本后,ri本派了几波使者求和,但是每次使者刚登陆就被大梁抓获直接打了奴印送到矿井去了。

   ri本派了几次使者都是有去无回以后,也知道大梁是打定主意要对他们开战了,也不再做无谓的求和,直接开始准备防御大梁的进攻。

   ri本把全国兵力几乎都部署在了九州岛和本州岛的沿海,而且在九州岛最好的登陆地点博多湾修建了一堵石墙,阻止大梁军队登陆。

   另一方面ri本也打造了一支舰队,想要把大梁兵马挡在国门之外,不过探子看到巍峨如山的太子号后,ri本人就识趣的把他们的战船都藏起来了。

   ri本的情况和高丽又有些相似,王楷娶了他的姨姨,ri本的鸟羽天皇则娶了他爷爷白河法皇的养女藤原璋子。

   如果光是这样的话,还不算奇葩,但是白河法皇和藤原璋子居然还有一腿,也就是说藤原璋子同时伺候着祖孙二人。

   白河法皇掌握ri本大权几十年,可以说是老而弥坚,鸟羽天皇对这种情况也只能忍。

   不过白河法皇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孙子是什么样的人,虽然ri本人都是忍者,但这样能忍的也不多见啊。于是天启三年,白河法皇让鸟羽天皇退位成为鸟羽上皇,天皇则由鸟羽和藤原璋子的长子继承,为崇德天皇。

   ri本此时实施的政策是白河法皇确立的院政,天皇退位称上皇,上皇招募军队称北面武士,以院宣的名义发布命令,权威xing要高过天皇的诏令。上皇出家称法皇,上皇的权利跟着转移到法皇手里。

   院政是白河法皇当年为了解决ri本权力都旁落到外戚藤原氏的摄关制度,天皇权力被削弱,藤原氏依靠天皇任命的摄政、关白自然也就不值钱了。

   其实这崇德天皇不是鸟羽天皇的儿子,而是白河法皇和藤原璋子的儿子,鸟羽上皇帮爷爷养了几年儿子,然后又被爷爷的儿子赶下皇位,其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了。

   不过鸟羽上皇也是一个忍者,继续忍,忍到爷爷白河法皇死了。鸟羽上皇掌握了实权,才开始发难。把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送给崇德天皇做养子,名义上崇德天皇还是他的儿子,自然没有把小儿子送给大儿子做长子的道理。

   或许鸟羽天皇是在借这个举动发泄,说崇德天皇不是他的儿子吧。

   好了,这下全ri本都知道天皇家里的乱了。

   没两年,出家的鸟羽法皇便让崇德天皇退位,然后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继位称近卫天皇。

   可惜近卫天皇没多少年就死了,然后鸟羽法皇和崇德上皇就开始斗法了,崇德上皇希望他或者他的儿子做天皇。但是大权在握的鸟羽法皇哪还愿意再做一个老忍者,坚决不让爷爷的野种再做天皇,而是要让自己的另一个儿子做天皇。

   最后还是鸟羽法皇这个忍了更多年的人忍者技高一筹,让自己的另一个儿子做了天皇,也就是后白河天皇。

   鸟羽法皇死后,忍了多年的崇德上皇也有一些道行了,纠结忠于他的武士和后白河天皇开战,也就是保元之乱。

   保元之乱让武士阶层开始干涉政治,也让后来的幕府制度生根发芽。

   ri本的历史可以说就是天皇一家的乱史,也可以说是各代天皇修炼忍术的历史。

   保元之乱崇德上皇兵败被流放,崇德被流放后,历时三年血书五部大乘佛经,希望借此赎罪,并恳求朝廷将佛经送往京都纳于寺中,可这个要求也遭到拒绝,天皇还说他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

   崇德在被流放八年之后jing神彻底崩溃,从此也不修剪头发指甲,没多久就变成ri本人说的天狗模样了。

   在自己血书的经文上写道:我抄写佛经是为了积累善业而赎罪,既然不被宽恕,就让那些业力投入三恶道,助我成为ri本的大魔缘,为君戮民,为民弑君。写罢将经文沉入海底,咬舌自尽,享年四十六岁。

   崇德死后ri本灾祸不断,朝野上下无宁ri,ri本人觉得这都是崇德天皇的诅咒,因此修庙宇供奉崇德天皇,甚至在永万元年(1165)将崇德上皇灵位与大物主神一起祭祀,但这似乎并未平息崇德的怨气,于是一场朝廷的灭顶之灾----“平氏专权”降临了。

   ri本从此陷入了长达七百年的战乱中,直到明治天皇在即位前派特使去白峰御陵将崇德灵位接到京都的白峰神宫里供奉,ri本才算迎来短暂的和平。

   人们畏惧崇德的咒怨,称其为“ri本国大魔缘”和“祸崇神”,传说中崇德上皇的形象是金sè的大鸢,酷似佛教中的护法神,手执钢杵,身插双翅,率众天狗镇守白峰。

   号称八百万神的ri本,第一怨灵,第一大魔王一般都是说崇德上皇这厮了。

   书归正传,天启四年,白河法皇还健在,鸟羽上皇只能做个忍者,看着自己的皇后每天去找爷爷玩,ri本的第一怨灵崇德天皇还是六岁的小正太,他还不知道他每天叫爸爸的人其实是他的侄儿。

   负责九州岛防卫的是ri本关白(相当于国相,不过院政时代,名存实亡)藤原忠通。

   大梁兵马从高丽渡海而来,最先攻占的是对马岛、壹歧岛两个相对比较大的岛。

   晁勇原本以为两个岛上的ri本人应该都撤到九州岛或者本州岛去了,没想到两个岛上的ri本人居然妄图就地抵抗。

   没说的,五万草原人压上去,剿杀反抗的ri本人,其他全部作为矿奴送回中原。

   没几ri,大军便到的博多湾,晁勇也打探到ri本人在博多湾修建石墙,但是并没换其他地方登陆,而是准备以强大的武力碾压ri本人,让ri本人知道大梁是不可抵抗的。

   晁勇也知道元朝曾经两次东征ri本,但是都遭到了失败。但是这一次大梁是有备而来,北海舰队的船只全部是海船,抗风浪的xing能毋庸置疑。而且他派人询问过常年来往两国的海商了,ri本**月多发飓风,他定在四月出征,准备用三个月扶植一个ri本傀儡给他挖金银。

   博多湾水sè明净,风景颇好,不过当一艘艘巨大的船只出现在远处海面上时,岛上的ri本人却是无心欣赏这千帆竞发的景象,一个个紧握武器准备着厮杀。

   太子号离岸数里就下了船锚,防止触礁。

   晁勇一手拿着一杯橙汁,一手拿着望远镜看着博多湾的情况。

   橙汁是水师必备的饮料,防止水军远征出现败血症。

   看到小ri本居然打算拿几堵石墙阻止舰队靠岸,好笑的对一旁亲兵道:“下令护卫舰靠前,用火炮轰开石墙。”

   站在桅杆上方的旗手很快便打起旗语,太子号的三艘护卫舰便向前驶去,离岸边不足一里才停下来,以船舷对着海岸。

   九州岛上的ri本人站在石墙后不解的看着三艘很少见的大船,不知道大梁军队在搞什么。

   不过很快,ri本人就知道大梁是干什么了,一道道火光从船舷下面伸出的铁管子里冒出,然后岛上就响起一声声巨响。

   石墙马上出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缺口,不少石墙后面的弓箭手也被炸得粉身碎骨。

   太子号的三艘护卫舰的轰炸持续了半个时辰,把ri本人费心建的几道石墙全部摧毁,也让ri本人都逃离岸边。

   ri本武士基本都知道大梁有能炸破城墙的火药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大梁的船还在海里,就能打到岸上来。很多ri本平民都吓得跪在地上,祈求那些神佛来救他们。

   出家的法皇把持政权,让佛教在ri本十分兴盛,大梁灭教后,很多和尚就东渡ri本来传教,让佛教更加兴盛。

   此时武士还没有形成武士道,完全就是一帮子每天练武的杀戮机器,也不信什么宗教,因此容易被后来的上皇、天皇用来对付出家的法皇。

   武士只是觉得大梁的火器厉害,并没觉得是什么鬼神做法。

   大梁的火炮震撼了ri本人,也把后面的草原各部和女真人震撼的不轻。

   晁勇看已经摧毁石墙,就下令让北海舰队靠上去,让草原各部和女真人登陆。

   看到大梁将士登陆,ri本人也反应过来,纷纷抢到海岸边来张弓shè箭。

   草原附庸军和女真兵也纷纷放箭还击,草原各部和女真兵的箭术要高过ri本人,弓箭的shè程也比ri本人用的弓远。很快就压制了ri本弓箭手,一**的附庸军踏着海水抢到案上。

   在后面指挥的藤原忠通看大梁将士登陆,赶忙让身穿铁甲的武士上前厮杀。

   ri本武士的铁甲制作也颇jing良,远距离弓箭几乎无法shè穿,在付出很小的伤亡后,ri本武士就和草原各部、女真人组成的联军近身搏杀起来。

   草原各部和女真人开始还没把身体矮小的ri本人放在眼里,但是厮杀了一阵,便发现这些矮小的ri本人搏斗技巧十分高,虽然不如他们力大,但是搏斗技巧却足以弥补力气小的缺点了,而且矮小的ri本人更灵活一些。

   海岸边激烈的厮杀着,晁勇却一手橙汁,一手望远镜悠闲的看着。

   武松看了一阵,道:“草原各部在马下的战斗力不如马上,让我率部杀上去吧,一个时辰之内,保证击退ri本人。”

   晁勇放下望远镜,在身后的摇椅上慢慢躺下,看着头顶还有些毒辣的ri头,笑道:“稍安勿躁,ri本武士搏斗之术不错,让附庸军先陪他们玩玩,过半个时辰你再率部杀上去。”

   武松看着岸边焦灼的战况,却是没办法和晁勇一样躺下去。

   晁勇笑道:“天sè还早呢,坐下来歇歇吧,我花钱养着他们就是让他们厮杀的。我准备找几个草原部落,让他们成为雇佣兵部落,世代为我大梁征战。和这ri本武士一样,从小就学习搏斗技巧。你觉得怎么样?”

   武松闻言,皱眉道:“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部落,那他们作起乱来,岂不是很难压制他们?”

   晁勇笑道:“可以控制他们的人口啊,有这样的一万人足矣,超过一万人就让他们去上战场,总能杀人于无形。”

   武松惊骇道:“草原各部有几十万人都不止吧,太子只准备留一万人?”

   晁勇摇头道:“怎么会呢,他们已经是我大梁百姓,只要他们不造反,我也不会乱开杀戒的。大多数部落,我们是要教化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们汉人。只选一个部落出来,让他们成为我大梁的雇佣兵部落,世代为我大梁征战。”

   武松想了想,道:“太子在世,几十万人也能控制,只怕ri后不好控制。”

   晁勇闻言,也不由考虑起来。

   他削弱同化女真、草原各部,自然是为了给子孙减少一些难以对付的敌人,如果真的制造出一个战斗部落,有子孙疏于监管的话,很可能让这个部落扩大,最后成为大梁的灾难。

   想到可怕处,晁勇也就放弃这个想法了。(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